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  
一、论坛名称: 
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

二、论坛简介: 
  2018年11月,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将审订新的国际单位制(SI)修订案,千克(kg)、开尔文(K)、摩尔(mol)、安培(A)4个基本单位将被重新定义,多个SI单位将实现对时间频率的溯源,实现“从实物到量子”的变革,SI单位量子化的大门全面打开。人类认知世界的测量精度将由此不断得到提升,测量范围不断得到扩大,测量应用的领域也不断拓展。   
  我国也将以服务创新驱动和产业转型升级为目标,围绕国家战略前沿领域创新需求,加快新一代高准确度、高稳定性量子计量基准研究,逐步建立完善国家先进测量体系。 
  计量是关于测量及其应用的科学。门捷列夫说:没有测量就没有科学。聂荣臻元帅也曾经讲:科技要发展,计量须先行。计量是科学的基础,也是一门基础科学。2018年,七个基本单位中的四个将重新定义,这不仅是计量届的大事,也是全世界科学届的一件大事。国际计量委员会称之为“里程碑式”的事件。本论坛将重点宣讲计量历史文化发展及国际单位制的变革。通过提高对计量历史和现代发展的认识,来促进世界公众科学素质提升。 

三、论坛议程: 
时间:
2018年9月18日,13:50-16:30 

主持人:
中国计量测试学会蒲长城理事长 

议程: 
   13:50-14:20   李天初,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报告题目:原子时和中国时间频率体系 
   14:20-14:50   方向,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 
   报告题目:精无止境—国际单位制SI量子化演进   
   14:50-15:00  答疑环节 
   15:00-15:20   茶歇 
   15:50-16:20   Konrad Herrmann,康纳德·赫尔曼博士,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 
   报告题目:中国与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特征比较 
 15:20-15:50  关增建,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书记、特聘教授,     
   报告题目:中国计量的历史发展 
   16:20-16:30  答疑环节 

四、论坛嘉宾:
李天初: 


  李天初, 1970年清华大学毕业, 1981年在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获硕士, 1991年在清华大学获博士学位。1981年以来在中国计量院从事时间频率基准、高稳微波、原子重力仪、光电子和光干涉计量研究。201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3年当选中国仪器仪表学会理事长。现任中国计量院研究员、北京理工大学和清华大学兼职教授,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常务理事。发表主要杂志论文60余篇。 

方向: 


  方向,研究员,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副理事长。历任国家标准委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副主任,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化学计量与分析科学研究所所长,国家标准物质研究中心副主任。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和中组部联系专家。2007年任职国家标准委,先后分管地方标准化、服务业标准化、高新技术标准化和综合计划等管理工作。 
  长期从事标准化、计量科学和检测技术及仪器研究工作。先后主持承担多项国家科技攻关计划、科技支撑计划项目重点任务、科学仪器研制与开发重点项目和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在质谱技术和质谱仪研究和创新方面,拥有多项发明专利,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两项(第一完成人)和多项省部级一等奖,发表有关论文多篇。培养了一支质谱仪技术创新和仪器研发人才队伍。 

关增建: 


  关增建, 1956 年生,科学史博士。1995 年破格晋升教授,任郑州大学文博学院院长。现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文科与通识教育委员会主任、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上海市科学技术史学会理事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常务理事等社会职务。获多种教学、科研奖励。主要从事科学技术史尤其是物理学史、计量史、科学思想史等领域的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计量史》、外译项目《中国计量史(德文版)》、中国科协重大项目《“三钱”学术思想编年研究》等多项重大、重要科研项目。在计量史的研究方面,开疆拓土,独树一帜,对中国计量史学科的形成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康纳德·赫尔曼:


  康纳德·赫尔曼博士1945年出生在德国。他曾在马格德堡学习测量技术,在柏林学习汉学。从1975到1990年,他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在民主德国标准化、计量和商品检验机构工作。在此期间,他发明了齿轮测试仪的口径测试法。1991年,他进入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进一步发展了激光测试仪口径测试技术。1995年以后,他建立了PTB的硬度测试实验室,并积极推进了硬度测试领域的国际标准化工作。2002年,他当选为国际硬度测量技术委员会主席。在计量研究领域,他致力于发展纳米压痕与薄膜检测标准化技术,是PTB硬度与薄膜测量工作组负责人。 
  在人文学科领域,赫尔曼教授是一位汉学家,他曾将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和当代作家张贤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译为德文。此外,还与上海交通大学关增建教授合作出版了《考工记:翻译与评注》(中、英、德三语)、《中国计量史》(德文版)等著作。赫尔曼教授曾在世界多国做过多场有关中外文明交流的学术报告,受到热烈欢迎。 
五、承办单位: 
中国计量测试学会 
一、论坛名称: 
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

二、论坛简介: 
  2018年11月,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将审订新的国际单位制(SI)修订案,千克(kg)、开尔文(K)、摩尔(mol)、安培(A)4个基本单位将被重新定义,多个SI单位将实现对时间频率的溯源,实现“从实物到量子”的变革,SI单位量子化的大门全面打开。人类认知世界的测量精度将由此不断得到提升,测量范围不断得到扩大,测量应用的领域也不断拓展。   
  我国也将以服务创新驱动和产业转型升级为目标,围绕国家战略前沿领域创新需求,加快新一代高准确度、高稳定性量子计量基准研究,逐步建立完善国家先进测量体系。 
  计量是关于测量及其应用的科学。门捷列夫说:没有测量就没有科学。聂荣臻元帅也曾经讲:科技要发展,计量须先行。计量是科学的基础,也是一门基础科学。2018年,七个基本单位中的四个将重新定义,这不仅是计量届的大事,也是全世界科学届的一件大事。国际计量委员会称之为“里程碑式”的事件。本论坛将重点宣讲计量历史文化发展及国际单位制的变革。通过提高对计量历史和现代发展的认识,来促进世界公众科学素质提升。 

三、论坛议程: 
时间:
2018年9月18日,13:50-16:30 

主持人:
中国计量测试学会蒲长城理事长 

议程: 
   13:50-14:20   李天初,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报告题目:原子时和中国时间频率体系 
   14:20-14:50   方向,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 
   报告题目:精无止境—国际单位制SI量子化演进   
   14:50-15:00  答疑环节 
   15:00-15:20   茶歇 
   15:50-16:20   Konrad Herrmann,康纳德·赫尔曼博士,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 
   报告题目:中国与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特征比较 
 15:20-15:50  关增建,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书记、特聘教授,     
   报告题目:中国计量的历史发展 
   16:20-16:30  答疑环节 

四、论坛嘉宾:
李天初: 


  李天初, 1970年清华大学毕业, 1981年在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获硕士, 1991年在清华大学获博士学位。1981年以来在中国计量院从事时间频率基准、高稳微波、原子重力仪、光电子和光干涉计量研究。201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3年当选中国仪器仪表学会理事长。现任中国计量院研究员、北京理工大学和清华大学兼职教授,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常务理事。发表主要杂志论文60余篇。 

方向: 


  方向,研究员,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副理事长。历任国家标准委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副主任,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化学计量与分析科学研究所所长,国家标准物质研究中心副主任。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和中组部联系专家。2007年任职国家标准委,先后分管地方标准化、服务业标准化、高新技术标准化和综合计划等管理工作。 
  长期从事标准化、计量科学和检测技术及仪器研究工作。先后主持承担多项国家科技攻关计划、科技支撑计划项目重点任务、科学仪器研制与开发重点项目和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在质谱技术和质谱仪研究和创新方面,拥有多项发明专利,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两项(第一完成人)和多项省部级一等奖,发表有关论文多篇。培养了一支质谱仪技术创新和仪器研发人才队伍。 

关增建: 


  关增建, 1956 年生,科学史博士。1995 年破格晋升教授,任郑州大学文博学院院长。现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文科与通识教育委员会主任、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上海市科学技术史学会理事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常务理事等社会职务。获多种教学、科研奖励。主要从事科学技术史尤其是物理学史、计量史、科学思想史等领域的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计量史》、外译项目《中国计量史(德文版)》、中国科协重大项目《“三钱”学术思想编年研究》等多项重大、重要科研项目。在计量史的研究方面,开疆拓土,独树一帜,对中国计量史学科的形成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康纳德·赫尔曼:


  康纳德·赫尔曼博士1945年出生在德国。他曾在马格德堡学习测量技术,在柏林学习汉学。从1975到1990年,他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在民主德国标准化、计量和商品检验机构工作。在此期间,他发明了齿轮测试仪的口径测试法。1991年,他进入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进一步发展了激光测试仪口径测试技术。1995年以后,他建立了PTB的硬度测试实验室,并积极推进了硬度测试领域的国际标准化工作。2002年,他当选为国际硬度测量技术委员会主席。在计量研究领域,他致力于发展纳米压痕与薄膜检测标准化技术,是PTB硬度与薄膜测量工作组负责人。 
  在人文学科领域,赫尔曼教授是一位汉学家,他曾将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和当代作家张贤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译为德文。此外,还与上海交通大学关增建教授合作出版了《考工记:翻译与评注》(中、英、德三语)、《中国计量史》(德文版)等著作。赫尔曼教授曾在世界多国做过多场有关中外文明交流的学术报告,受到热烈欢迎。 
五、承办单位: 
中国计量测试学会 
2018年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分论坛在京顺利举办
 9月18日下午,由中国科协主办的、中国计量测试学会承办的“2018年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分论坛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方向,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天初,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书记、特聘教授关增建,以及来自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的康纳德·赫尔曼(Konrad Herrmann)博士分别为论坛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就国际单位制的变革带来的影响和变化以及计量历史发展的重要意义等给出了重要的启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计量司谢军司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理事长蒲长城也出席了本次论坛。

  本次论坛由蒲长城理事长亲自主持。蒲长城表示:2018年11月,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将审订新的国际单位制(SI)修订案,千克(kg)、开尔文(K)、摩尔(mol)、安培(A)4个基本单位将被重新定义。在这个新的科技背景下,多个SI单位将逐步实现对时间频率的溯源,实现“从实物到量子”的变革,SI单位量子化的大门由此全面打开。人类认知世界的测量精度将由此不断得到提升,测量范围不断得到扩大,测量应用的领域也将不断扩展。这些变化对世界带来的影响,值得我们关注。而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计量历史发展带给今天的重要启示,我们通过历史的发展能够更精准的捕捉到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我们也将通过对历史的研究,挖掘更深层次的文化价值,从历史文化中寻找人类的伟大智慧,探寻科技发展的伟大意义。

   方向院长的报告从“孔子和姚明到底谁高?”“海水可以斗量吗?”、“变态辣到底有多辣?”等人们关心的热点切入,引出“国际单位制”“量子化变革”等重要概念,与大家共同探讨我们为什么要变革?变革当中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李天初院士从天文时与机械钟的对比,以“原子钟和原子时”为报告题目,为大家讲解了关于秒定义的讨论,并列举了时间频率应用。由此两个报告可以看出:计量是一门科学,无论从物理常数的测量还是单位制的重新定义,都包涵着严谨的科学态度与重要的科学理论。计量也是一门应用技术,无论是经济社会发展、还是国防建设,还是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生活水平提高,计量都是重要的技术支撑和保障。全民科学素质当中,计量知识、计量能力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从关增建教授的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人对计量重要性的认识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中国古代计量与社会发展保持了比较强的正面互动。中国古代计量特征有异于西方,在现代科学产生之前的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而赫尔曼博士的报告中也体现了技术是计量发展的基础。中国和西方计量的发展,在不同的技术背景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和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差异, 可以从其制作测量设备和标准器所用材料、底层技术和产品等方面清楚地看出来。由此两个报告可见:计量是有历史的,从黄帝设“五量”到现在的“七个基本单位”,从“布手知尺”到“米制公约”,无不透着人类的智慧与聪明。
  本次论坛圆满召开。约有100人参会。参会人员中,既有来自计量技术机构等科研院所的计量技术人员,也有来自大学的教授和学生,还有对计量测试科学研究与计量科普知识文化研究感兴趣的社会大众。

专家观点:

一、方向院长的主要观点:
方向院长的报告从“孔子和姚明到底谁高?”“海水可以斗量吗?”、“变态辣到底有多辣?”等人们关心的热点切入,引出“国际单位制”“量子化变革”等重要概念,与大家共同探讨我们为什么要变革?变革当中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例如,中国开展基本物理常数测量和新一代量子计量基准研究等等。

二、李天初院士的主要观点:
李天初院士的报告以“原子钟和原子时”为报告题目,从天文时与机械钟的对比出发,将原子钟、原子时等相关重要概念为大家讲解,尤其详细解释了从天文时到原子时的发展,并就关于秒定义的讨论给大家做出了解读,同时还列举了时间频率应用各种案例,详细阐述了时间频率应用于产业当中的定位、通讯、交通、电力;科研当中的相对论,物理常数;军事当中的导航定位, 时统等方面。最终得出了时间频率是测量不确定度最小,应用最广,支持经济建设, 科学研究, 人民生活和国防安全,且为现代国家的基础设施 (infrastructure) 之一的相关结论。

三、赫尔曼博士的主要观点:
The differences of technologi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metrology in China and the West can be clearly seen in the used materials, the underlying technologies and the products in form of measuring devices and standards. Whereas in the West metrological standards were made from a great variety of materials, like stone, copper, iron, bronze and brass, in China very early bronze was recognized as the best suited material due to its durability and stability. In China the reason for this choice is also the casting technology of bronze which since very early times already was highly developed. This enabled the creation of combined metrological standards. In the West the forging technology of iron had guaranteed a high strength. But also in China bronze alloys with relatively high strength were developed. In China, the metrological standards as material devices were kept in the imperial court and in central points of the provinces. A similar approach can be seen in the Roman Empire, but in the middle ages the political power was exerted by the church and increasingly by the trading towns. Therefore metrological standards, like length measures, were mounted on the church wall or on the wall of the town hall. Inside the town hall a balance and volume vessels were exhibited. In this way merchants and clients could compare the devices used for trade with the standards. Of great importance were the clocks on the church towers which defined a local time.
Whereas in China since the Qin dynasty a uniform decimal system of measurement units (with the exception of mass units) was invented, in Europe due to the fragmentation of the power every ruler had his own system of measurement units which were subdivided in a complicated way. The same is true to the monetary system. In China mainly cast bronze coins were used, but in Europe following the tradition of the Greek and the Roman Empire stamped gold coins had a preferential position in order to defin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alue of goods and money.
A scientific prerequisite of metrology is mathematics. In China and in old Greek mathematics was developed very early. In China the interest laid more on the solution of practical tasks, but because the Greek mathematicians at the same time also were philosophers, they early developed theoretical basics of mathematics. In China a very precise value of π was derived in order with high precision to calculate volume standards. With the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mathematical knowledge of the Greeks was lost and only survived in the Arab countries.
Until the beginning of the Ming dynasty China worldwide was the leading country with regard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ater the influence of conservative Confucianism led to a stagn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n the other side, since the Renaissance in Europe with developing trade mathematics, experimental physics and the observation technique developed fastly. In this time Europe in the era of discoveries and industrial revolution had overtaken the leadership. Metrology began to develop to a world science.
技术是计量发展的基础。中国和西方计量的发展,在不同的技术背景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和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差异, 可以从其制作测量设备和标准器所用材料、底层技术和产品等方面清楚地看出来。在西方,计量标准器是由各种材料, 如石材、铜、铁、青铜和黄铜等制作的; 在中国,在很早以前,人们就因为青铜具有的耐久性和稳定性,认为它是最合适的制作标准器的材料。中国人做这个选择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们很早就发展出了高超的青铜铸造技术。这些因素,使得中国人很早就发明了计量复合标准器。在西方, 人们发明了铁的锻造技术,采用这种技术,可以使铁具有很高的强度。同时,在中国,人们采用的青铜合金也能形成相对较高的强度。在中国,计量标准器被保存在朝廷和各省首府的重要地点。罗马帝国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形, 但在中世纪, 政治权力握着教会手中, 并越来越多地扩展到贸易城镇,所以计量标准, 象长度标准, 被安装了在教会墙壁或在市政厅的墙壁。在市政厅里面,则陈列着天平和容量容器。这样商家和客户就可以通过与墙上的标准相比较而得知他们的量具是否合乎标准。教堂塔上的时钟定义了当地时间,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在中国, 秦朝以来, 人们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十进制计量单位 (质量单位除外) 制, 而欧洲则由于权力的分裂, 每一个统治者都有自己的测量单位系统,这使得计量单位系统呈现出极为复杂的状态。货币制度也是如此。在中国,主要铸造铜钱;但在欧洲,在希腊会罗马帝国传统影响下,人们优先铸造金币,以之界定商品价值与货币的关系。
计量学的科学前提是数学。在中国和古希腊,数学发展得很早。在中国,人们对解决实际问题的兴趣更多,但由于希腊数学家同时也是哲学家,他们很早就发展了数学的理论基础。在中国,为了精确计算体积标准,导出了非常精确的π值。随着罗马帝国的垮台,希腊人的数学知识就消失了,只在阿拉伯国家幸存下来。
直到明朝初,世界范围内的中国是科技领先的国家,后来保守的儒家思想的影响导致了发展的停滞。另一方面,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随着贸易数学的发展,实验物理和观测技术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这段时间里,欧洲在发现和工业革命的时代,获得了领导地位。计量学开始发展成了世界科学。

四、关增建教授的主要观点:
中国计量可分为传统计量和近现代计量。报告分析中国古代计量的涵义,论述计量对古代社会发展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讨论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国计量的不同发展特征,指出,传统计量随着国家形态的发展而发展,至秦始皇统一中国而基本形成。王莽时刘歆对度量衡标准的考订和对度量衡理论的阐发,标志着传统计量理论的成型。之后,传统计量进入了漫长的调整和发展时期。明末清初,传教士进入我国,带来了西方科学,促成了一些新的计量分支的诞生,为传统计量向近代计量的转化准备了条件。南京国民政府对新度量衡标准的制订和推行,标志着传统度量衡制度和理论的寿终正寝。新中国成立以后,一方面进行统一计量制度的工作,一方面建立适应经济发展的新的计量种类,实现了计量事业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变。“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计量在法制化的道路上,进入了标准化和国际化的新阶段,进入了它的当代时期。
2018年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分论坛在京顺利举办
 9月18日下午,由中国科协主办的、中国计量测试学会承办的“2018年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国际单位制的演变及影响”分论坛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方向,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天初,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书记、特聘教授关增建,以及来自联邦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的康纳德·赫尔曼(Konrad Herrmann)博士分别为论坛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就国际单位制的变革带来的影响和变化以及计量历史发展的重要意义等给出了重要的启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计量司谢军司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理事长蒲长城也出席了本次论坛。

  本次论坛由蒲长城理事长亲自主持。蒲长城表示:2018年11月,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将审订新的国际单位制(SI)修订案,千克(kg)、开尔文(K)、摩尔(mol)、安培(A)4个基本单位将被重新定义。在这个新的科技背景下,多个SI单位将逐步实现对时间频率的溯源,实现“从实物到量子”的变革,SI单位量子化的大门由此全面打开。人类认知世界的测量精度将由此不断得到提升,测量范围不断得到扩大,测量应用的领域也将不断扩展。这些变化对世界带来的影响,值得我们关注。而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计量历史发展带给今天的重要启示,我们通过历史的发展能够更精准的捕捉到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我们也将通过对历史的研究,挖掘更深层次的文化价值,从历史文化中寻找人类的伟大智慧,探寻科技发展的伟大意义。

   方向院长的报告从“孔子和姚明到底谁高?”“海水可以斗量吗?”、“变态辣到底有多辣?”等人们关心的热点切入,引出“国际单位制”“量子化变革”等重要概念,与大家共同探讨我们为什么要变革?变革当中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李天初院士从天文时与机械钟的对比,以“原子钟和原子时”为报告题目,为大家讲解了关于秒定义的讨论,并列举了时间频率应用。由此两个报告可以看出:计量是一门科学,无论从物理常数的测量还是单位制的重新定义,都包涵着严谨的科学态度与重要的科学理论。计量也是一门应用技术,无论是经济社会发展、还是国防建设,还是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生活水平提高,计量都是重要的技术支撑和保障。全民科学素质当中,计量知识、计量能力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从关增建教授的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人对计量重要性的认识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中国古代计量与社会发展保持了比较强的正面互动。中国古代计量特征有异于西方,在现代科学产生之前的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而赫尔曼博士的报告中也体现了技术是计量发展的基础。中国和西方计量的发展,在不同的技术背景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和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差异, 可以从其制作测量设备和标准器所用材料、底层技术和产品等方面清楚地看出来。由此两个报告可见:计量是有历史的,从黄帝设“五量”到现在的“七个基本单位”,从“布手知尺”到“米制公约”,无不透着人类的智慧与聪明。
  本次论坛圆满召开。约有100人参会。参会人员中,既有来自计量技术机构等科研院所的计量技术人员,也有来自大学的教授和学生,还有对计量测试科学研究与计量科普知识文化研究感兴趣的社会大众。

专家观点:

一、方向院长的主要观点:
方向院长的报告从“孔子和姚明到底谁高?”“海水可以斗量吗?”、“变态辣到底有多辣?”等人们关心的热点切入,引出“国际单位制”“量子化变革”等重要概念,与大家共同探讨我们为什么要变革?变革当中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例如,中国开展基本物理常数测量和新一代量子计量基准研究等等。

二、李天初院士的主要观点:
李天初院士的报告以“原子钟和原子时”为报告题目,从天文时与机械钟的对比出发,将原子钟、原子时等相关重要概念为大家讲解,尤其详细解释了从天文时到原子时的发展,并就关于秒定义的讨论给大家做出了解读,同时还列举了时间频率应用各种案例,详细阐述了时间频率应用于产业当中的定位、通讯、交通、电力;科研当中的相对论,物理常数;军事当中的导航定位, 时统等方面。最终得出了时间频率是测量不确定度最小,应用最广,支持经济建设, 科学研究, 人民生活和国防安全,且为现代国家的基础设施 (infrastructure) 之一的相关结论。

三、赫尔曼博士的主要观点:
The differences of technologi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metrology in China and the West can be clearly seen in the used materials, the underlying technologies and the products in form of measuring devices and standards. Whereas in the West metrological standards were made from a great variety of materials, like stone, copper, iron, bronze and brass, in China very early bronze was recognized as the best suited material due to its durability and stability. In China the reason for this choice is also the casting technology of bronze which since very early times already was highly developed. This enabled the creation of combined metrological standards. In the West the forging technology of iron had guaranteed a high strength. But also in China bronze alloys with relatively high strength were developed. In China, the metrological standards as material devices were kept in the imperial court and in central points of the provinces. A similar approach can be seen in the Roman Empire, but in the middle ages the political power was exerted by the church and increasingly by the trading towns. Therefore metrological standards, like length measures, were mounted on the church wall or on the wall of the town hall. Inside the town hall a balance and volume vessels were exhibited. In this way merchants and clients could compare the devices used for trade with the standards. Of great importance were the clocks on the church towers which defined a local time.
Whereas in China since the Qin dynasty a uniform decimal system of measurement units (with the exception of mass units) was invented, in Europe due to the fragmentation of the power every ruler had his own system of measurement units which were subdivided in a complicated way. The same is true to the monetary system. In China mainly cast bronze coins were used, but in Europe following the tradition of the Greek and the Roman Empire stamped gold coins had a preferential position in order to defin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alue of goods and money. 
A scientific prerequisite of metrology is mathematics. In China and in old Greek mathematics was developed very early. In China the interest laid more on the solution of practical tasks, but because the Greek mathematicians at the same time also were philosophers, they early developed theoretical basics of mathematics. In China a very precise value of π was derived in order with high precision to calculate volume standards. With the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mathematical knowledge of the Greeks was lost and only survived in the Arab countries.
Until the beginning of the Ming dynasty China worldwide was the leading country with regard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ater the influence of conservative Confucianism led to a stagn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n the other side, since the Renaissance in Europe with developing trade mathematics, experimental physics and the observation technique developed fastly. In this time Europe in the era of discoveries and industrial revolution had overtaken the leadership. Metrology began to develop to a world science. 
技术是计量发展的基础。中国和西方计量的发展,在不同的技术背景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和西方计量发展的技术差异, 可以从其制作测量设备和标准器所用材料、底层技术和产品等方面清楚地看出来。在西方,计量标准器是由各种材料, 如石材、铜、铁、青铜和黄铜等制作的; 在中国,在很早以前,人们就因为青铜具有的耐久性和稳定性,认为它是最合适的制作标准器的材料。中国人做这个选择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们很早就发展出了高超的青铜铸造技术。这些因素,使得中国人很早就发明了计量复合标准器。在西方, 人们发明了铁的锻造技术,采用这种技术,可以使铁具有很高的强度。同时,在中国,人们采用的青铜合金也能形成相对较高的强度。在中国,计量标准器被保存在朝廷和各省首府的重要地点。罗马帝国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形, 但在中世纪, 政治权力握着教会手中, 并越来越多地扩展到贸易城镇,所以计量标准, 象长度标准, 被安装了在教会墙壁或在市政厅的墙壁。在市政厅里面,则陈列着天平和容量容器。这样商家和客户就可以通过与墙上的标准相比较而得知他们的量具是否合乎标准。教堂塔上的时钟定义了当地时间,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在中国, 秦朝以来, 人们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十进制计量单位 (质量单位除外) 制, 而欧洲则由于权力的分裂, 每一个统治者都有自己的测量单位系统,这使得计量单位系统呈现出极为复杂的状态。货币制度也是如此。在中国,主要铸造铜钱;但在欧洲,在希腊会罗马帝国传统影响下,人们优先铸造金币,以之界定商品价值与货币的关系。
计量学的科学前提是数学。在中国和古希腊,数学发展得很早。在中国,人们对解决实际问题的兴趣更多,但由于希腊数学家同时也是哲学家,他们很早就发展了数学的理论基础。在中国,为了精确计算体积标准,导出了非常精确的π值。随着罗马帝国的垮台,希腊人的数学知识就消失了,只在阿拉伯国家幸存下来。
直到明朝初,世界范围内的中国是科技领先的国家,后来保守的儒家思想的影响导致了发展的停滞。另一方面,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随着贸易数学的发展,实验物理和观测技术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这段时间里,欧洲在发现和工业革命的时代,获得了领导地位。计量学开始发展成了世界科学。

四、关增建教授的主要观点:
中国计量可分为传统计量和近现代计量。报告分析中国古代计量的涵义,论述计量对古代社会发展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讨论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国计量的不同发展特征,指出,传统计量随着国家形态的发展而发展,至秦始皇统一中国而基本形成。王莽时刘歆对度量衡标准的考订和对度量衡理论的阐发,标志着传统计量理论的成型。之后,传统计量进入了漫长的调整和发展时期。明末清初,传教士进入我国,带来了西方科学,促成了一些新的计量分支的诞生,为传统计量向近代计量的转化准备了条件。南京国民政府对新度量衡标准的制订和推行,标志着传统度量衡制度和理论的寿终正寝。新中国成立以后,一方面进行统一计量制度的工作,一方面建立适应经济发展的新的计量种类,实现了计量事业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变。“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计量在法制化的道路上,进入了标准化和国际化的新阶段,进入了它的当代时期。